暴力傷醫,是對法律和良知的無恥踐踏
2019年12月30日 11:48  來源:?谌請  宋體

  暴力傷醫的悲劇上演,讓全社會為之震撼和悲憤。日前發生在北京民航總醫院急診科的暴力殺醫事件手段殘忍,踐踏法律和良知的底線。楊文醫生最終傷重不治,令人痛心。

  “天使原應歸桑梓,人間但求無蹉跎!”事件發生后,一位病人家屬送來悼念的鮮花卡片,上面寫著這么一句話。這是人性和人心的明證,是同理心、同情心最溫暖的映照。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兩度回應:這個事件不是所謂的醫療糾紛問題,而是一起非常嚴重的刑事犯罪。我們對任何形式的傷醫行為“零容忍”!

  傷醫、殺醫者自有法律的明判和制裁,如何預防下一次悲劇發生,是全社會可以為“楊文醫生”們所做的最好的悼念。在醫院內設警務工作站、對醫鬧者實施聯合懲戒、嚴懲所有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行為……全社會也在反思中加緊堵上風險點,不斷扎緊對醫生法律保護的藩籬。

  就在不久前,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出臺。在這部衛生健康領域的基本法里,多款條文對傷醫行為做出明確界定和嚴厲處罰,還特別規定了醫療衛生機構執業場所是公共場所,“醫療衛生人員的人身安全、人格尊嚴不受侵犯”。這是一個國家以立法的形式莊嚴闡明了對醫務人員的保護。

  “醫師職業用它非凡的仁慈區別于其他職業!贬t生就是這個世界平凡的英雄,守護生命。無論基于道德還是法律,出于公義還是良知,對醫生這個職業我們必須尊重。在社會深刻變革、人們訴求日益多元的當下,任何尋求醫患溝通“最大公約數”的前提,必須是先創造安全的醫療環境。

  暴力傷醫事件雖屬個案,但引發的社會之痛不可不察。從長遠看,行兇者揮向醫生的刀,也刺在整個社會道德和良知的底線上,最后會傷及我們每一個人。畢竟,醫生與患者,從來不是“陌客”,而是并肩抗擊病魔的戰友。如果我們讓醫生寒了心,讓醫學生視醫生職業為“畏途”,在生老病死面前,誰還能與我們并肩同行,撫慰我們的傷痛?

  誠如法律所言,醫院是“公共場所”。那么,維護公共之地的秩序和安全,就不能單單靠醫院自身,各級政府、相關部門和全社會都不能置身事外。我們必須認識到,暴力傷醫行為不能只看“傷人”這種最極端的部分,要看到暴力遞進、轉化的過程。此外,我們應重視社會快速發展導致的醫患關系變化,盡快在醫患之間架起理性溝通、相互諒解的橋梁。和諧的醫患關系需要你、我和社會力量的廣泛參與,以填補人們對醫學人文關懷的需求。

  愿楊文醫生安息。愿每一個生命都能得到尊重與善待。

  □陳芳 屈婷

編輯:葉霖嘉
九龙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