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黑老大:讓政法委替他買單 行賄時錄音錄像
2020年08月13日 09:3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宋體
7月15日,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 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 圖/巴彥淖爾中院
7月15日,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 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 圖/巴彥淖爾中院

  內蒙古黑老大的“政法朋友圈”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周群峰

  發于2020.8.17總第960期《中國新聞周刊》

  7月15日,巴彥淖爾市中院一審開庭審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

  現年56歲的郭全生,外號“郭禿子”,好勇斗狠,外界一直傳言其是包頭最大、內蒙古自治區“教父級別”的黑社會頭目。

  多位受訪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郭全生的“政法朋友圈”可謂陣容強大。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自治區政法委原書記邢云落馬,引發內蒙古政法系統震蕩,邢云等政法官員的涉案情節中,均有郭全生的影子。知情者透露,除了邢云,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原副廳長、包頭市政法委原書記孟建偉,包頭市公安局原副局長杜寶君,包頭中院原副院長梅學軍等多人,也皆為郭全生的保護傘。

  “他們為郭全生大肆斂財、擺平各種糾紛保駕護航,而郭全生通過多種手段,搜集官員把柄,進而對其全面操縱!敝檎咄嘎,“郭禿子”常年縱橫政商界,在眾多案件糾紛中百戰百勝,儼然成為內蒙古的“地下政法王”。

  除了政法官員,烏海市委原書記、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包頭市原副市長路智、包頭市文化局原局長洪濤等官員也皆被其“收編”。

  多位郭全生案庭審的旁聽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該案案情復雜,涉案人數眾多,庭審持續到8月5日才結束。面對檢方指控的14項罪名,郭全部否認,且態度惡劣。

  從罪犯到國企老總

  郭全生的多名發小和同事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郭全生祖籍山西省,其父早年從山西來到包頭。1964年12月31日,郭全生出生于包頭市青山區自由路9號,父親是內蒙古自治區安裝工程公司(下稱“安裝公司”)的一名木工,性格溫和,為人老實巴交,母親是一名家庭婦女,性格潑辣。郭全生兄弟姐妹五人,他排行老三,上有兩個哥哥,下有兩個妹妹,父母均已過世。

  資料顯示,安裝公司位于包頭市青山區呼得木林大街61號,始建于1953年,是新中國成立初期為建設“一五計劃”156個重點工程而組建,是原建工部直屬建筑安裝企業。

  郭全生的一位發小稱,郭全生小時候身體瘦弱,頭發枯黃而稀疏,因此經常被人取笑為“黃毛”。有一次,他剃成光頭,因此落了個“郭禿子”的外號。他身高只有一米六出頭,不愛讀書,初中沒讀完便輟學,但性格頑劣、能說會道。

  安裝公司一名老職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輟學后的郭全生,更是無人管束。1983年,在第一次開展“嚴打”時,郭全生因流氓罪獲刑五年。1988年出獄后,其父擔心他繼續為非作歹,便將他介紹到安裝公司上班,成為該公司一名瓦工。

  該老職工稱,郭全生進入公司后,精力不是用在提高專業技能上,而是一門心思巴結領導。有一次,在安裝公司福利房的分配中,多名職工對時任總經理魏某某住房面積超標不滿。郭全生便四處揚言:“誰敢再提總經理的房子,我就和誰沒完!彼麕е鴰酌苄,時常在魏的新房周圍巡視,此后無人敢再提意見。這次事件后,他獲得該總經理器重,被提拔為施工隊隊長,后來還被提拔為副經理,拆遷工作的規劃、預算資金、拆遷資金等要經他之手。

  1996年5月3日,包頭發生6.4級地震。資料顯示,此次地震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內蒙古發生的最大一次地震災害,很多平房的墻體被震裂。包頭開始大面積拆平房,蓋樓房。老職工稱,“郭禿子”承接了大量拆遷項目,大發一筆橫財。大約在1997年,郭全生升任總經理,“他也完成了從罪犯到國企老總的轉變”。

  多位安裝公司受訪者稱,在早期,郭全生只能接觸、收買基層民警、法官等。一些民警曾協調為郭全生的多名私生子落戶。郭全生對槍支產生了興趣,其所在地轄區派出所所長,竟然用自己的警用佩槍教他射擊。

  一位安裝公司職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1996年8月的一天,安裝公司保衛科長高某與郭全生發生糾紛。郭全生手持獵槍在青山區最繁華的街道上追趕高某,高某倉皇逃進一家醫院里。派出所接到醫院報警后趕來,經過好言相勸,才把當時正在醫院逐層掃樓的郭全生哄走,但郭卻沒有因持槍追人而受到追究。

  2004年,郭全生對安裝公司進行改制,要求公司3000多名員工買斷工齡。一位老職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上世紀70年代就到安裝公司工作,當時公司只給不到9000元,便將其“掃地出門”。該職工提供的《一次性經濟補償安置協議書》(落款時間為2004年6月14日)顯示:根據包頭市“繼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實施方案”及相關條例,乙方(該職工)申請自愿辦理一次性給予安置費手續,與甲方(安裝公司)脫離關系。乙方1979年7月參加工作,實有工齡24年11個月,付給一次性經濟補償費8983.37元。甲方為乙方辦理養老保險停保手續。

  甚至還有數百人因對方案有意見,被郭以曠工、怠工等為借口全部開除,沒有一分錢經濟補償。一位安裝公司老職工統計的數據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末到2004年改制前,安裝公司一共有638名企業職工被非法解除勞動合同,未獲得任何經濟賠償。

  政法委為黑老大“買單”

  改制后,郭全生掌控的安裝公司更名為內蒙古隆升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隆升公司”)。工商信息顯示,隆升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16日,注冊資金1億元,郭全生任法定代表人。業務涉及機電安裝工程、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管道工程等。隆升公司還投資了三家公司:包頭市宏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宏發公司”)、包頭市隆興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內蒙古蒙西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這次改制之所以順利,是因為郭全生巴結上了時任包頭市委書記邢云。一位受訪者稱:“曾有受害者找到包頭市某區區長,反映郭全生的問題。但是該區長表示,邢云是郭的朋友,自己不敢招惹!

  改制完成后,東河區的河槽改造、青山區的文化路拓寬重建等包頭的多個市政工程,都被隆升公司拿下。隨著承攬的業務越來越多,郭全生也不斷面臨一些糾紛。安裝公司一位原會計稱,2009年初,因被惡意拖欠施工費,甘肅省一家土建公司將郭全生和宏發公司告至國家某部委,宏發公司面臨被吊銷施工資質的局面。郭全生授意一名下屬從銀行取出300萬現金,駕車去北京疏通關系,“為了避免鈔票連號,他讓我把原來捆綁現金的紙腰全部拆掉,把所有的錢充分混合后重新捆扎!

  郭全生與安裝公司多名職工的矛盾也接連不斷。2002年4月,在安裝公司任商店經理的段玉平被刑拘。2004年3月,段玉平被包頭市青山區法院認定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段玉平稱,他當時承包該商店時,安裝公司沒有給他投資一分錢,卻被指侵吞國有資產,原因是因他開除了郭全生的一名情婦,遭到郭報復。

  2009年9月,段玉平出獄后,到包頭一家裝潢公司打工,同時走上了申訴之路。2010年春的一天,時任包頭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孟建偉在信訪局接待,段玉平把申訴材料和揭發材料親手交到了孟建偉手中。段玉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孟建偉表面上態度很好,說已經收到了很多郭全生的舉報材料,會認真處理,“我當時抱有很大希望,但是僅僅四五天后,裝潢公司老板找到我,問我是不是舉報郭全生了,說我不適合在這兒干了!倍斡衿街两裾J為,他舉報不成反遭開除背后,是孟建偉將其舉報信告知了郭全生。

  1995年,時年27歲的甘肅省定西市農民王雙勤到包頭打工。同年8月2日,因安裝公司施工中違規違章作業,導致他高位截癱。事故發生后,安裝公司賠償了他37000元后,將其打發回甘肅老家,并拒絕承擔一切醫藥費用。2007年1月13 日,王雙勤去世。甘肅籍資深媒體人、作家王儒清將此事寫成了《民工祭》一文,并通過相關渠道上報給了高層領導。2007年11月21日,王儒清接到電話,被告知相關領導看到了他寫的信,已作出批示,讓有關部門調查處理。

  王儒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包頭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由市政法委牽頭督辦,讓有關部門立即支付10萬元,用于救助王雙勤!暗芙^支付一分錢。有關部門多次上門做工作和反復勸說,郭全生才極不情愿地同意出2萬元,而剩下的8萬元缺口,最后由包頭市政法委從辦公經費中擠出來支付!

  公司時任會計也證實,他當時負責取了2萬元費用,“聽公司領導說,剩下的資金缺口,由市政法委負責!

  一位知情者援引包頭市政協一位原秘書長的信息稱,盡管官司纏身,劣跡斑斑,但郭全生還曾獲得了包頭市政協委員等多個稱號。

  “郭氏紅樓”與萬號酒店

  在上世紀90年代末,郭全生在包頭市九原區哈業胡同鎮的農村建起了養牛場。2003年,在養牛場基礎上,成立內蒙古群鑫生態養殖股份有限公司。

  多位包頭市企業家和郭全生的昔日下屬稱,該養牛場對外號稱經營畜、禽飼養業等,但其實大有講究。養牛場離包頭市區50多公里,地處農村,位置隱蔽。在養牛場里,有一處名為網球場的地方,內有豪華餐廳和高級廚師,奢華套房以及各種娛樂設施也一應俱全,還有大量從事色情服務的年輕女子!斑@個網球場不對外開放,而且有大批保安和數條惡犬把守,除了郭全生邀請來此地的官員、朋友,嚴禁他人靠近。包頭坊間傳言,該養牛場為郭全生版的“紅樓”。

  多位商界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郭禿子”向官員進行金錢行賄、房產行賄或性行賄時,均會悄悄錄音錄像,進而全面控制官員。1997年左右,安裝公司在承接一些拆遷業務時,為掃平障礙,郭全生對一些民警進行賄賂。他曾答應給當時某派出所所長一套房子,外加一套底商。但實際只給了一套住房后,未給底商,導致該所長不滿。兩人矛盾因此加劇,郭全生隨即將該所長“索賄”的音像資料,爆料給某媒體,導致該所長受到處分!斑@次事件后,包頭政商界覺得郭禿子能量巨大,能把央媒請來采訪,此后更是對他多了些畏懼!

  郭全生建成的包頭萬號國際酒店,是其另一處從事黃賭毒的場所。資料顯示,該酒店是準五星酒店,于2008年10月開業,位于核心地段,總投資約5.5億元,是包頭的地標建筑之一。知情人士稱,當時,有私營老板改擴建原包頭賓館,郭全生的隆升公司在承建時,不斷增大工程量,致使私營老板資金鏈斷裂,郭全生后將該酒店據為己有。

  一位接近包頭市政法委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郭全生組建了一只100人左右的保安隊,其實就是為其當打手,該保安隊成員很多是刑滿釋放人員或社會上的劣跡青年。該知情者稱,萬號酒店常有官員出入,甚至有些機關將本單位對外接待的活動,定點設在萬號酒店。目前,與萬號酒店關聯的多名官員已被查。

  2019年6月6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發表《“傘”上之“傘”孟建偉》一文。該文稱:2008年10月,孟建偉在任包頭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期間,與黑惡勢力組織頭目、包頭市某酒店老板郭某某交往甚密,放任郭某某在包頭市從事 “黃賭毒”等違法犯罪活動。2009年,該酒店與包頭市另一家酒店發生糾紛,雙方在互聯網上炒作對方存在“黃賭毒”問題,在包頭市公安局介入調查期間,孟建偉指使公安局有關人員對郭某某經營的酒店從輕查處,致使該酒店繼續違法經營,放任、助長郭某某黑惡勢力組織發展壯大。

  該文還透露,孟建偉在任包頭市政法委書記期間,指使妻子開奇石店,洗白違紀違法所得,同時千方百計斂財。黑社會組織頭目郭某某就曾在該店花數十萬元高價購買奇石。多個信息源稱,該文中提到的“郭某某”即郭全生,郭某某經營的酒店即萬號酒店。

  上文稱:時任包頭市公安局副局長杜某某在分管治安工作期間,明知黑社會性質組織領導者郭某某、骨干成員張某某等人及其經營的企業有賭博、妨害公務等違法犯罪行為的情況下,仍然干預執法辦案向有關人員打招呼說情,對該黑社會性質組織人員違法行為予以包庇、縱容;時任包頭市公安局昆都區治安分局局長夏某某,長期與社會涉黑犯罪人員交往,甚至直接指揮參與放高利貸、涉毒等違法犯罪活動;時任包頭市公安局副局長黃某,收受組織賭博“抽頭漁利”的無業人員王某50萬元后,放縱犯罪;時任包頭市公安局青山治安分局黨委書記、局長劉某某,包庇放縱明知有罪的故意傷害嫌疑人,向檢察院提請批捕時不提供受害人法醫鑒定,導致檢察機關作出不批捕決定后撤案。

  《中國新聞周刊》獲悉,通報中郭某某即郭全生,張某某即張寶全。一位知情者稱,張寶全當時是萬號酒店的二號人物,郭全生和他都有犯罪前科,兩人服刑期間相識。出獄后兩人最初一起合作,后來分道揚鑣。杜某某、夏某某、劉某某、黃某,分別為杜寶君、夏景魁、劉海清、黃強。目前,四人均已被查處。

  在這些涉案人中,時任包頭市公安局副局長杜寶君頗受關注。接近內蒙古政法委的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萬號酒店屢次因黃賭毒被舉報,卻總能脫險。2008年到2009年間,郭全生在萬號酒店開賭場長達半年之久,就是這個時候,時任萬號酒店總經理的張寶全把他的姐夫杜寶君拉進去入伙,“杜寶君在萬號酒店不擔任職務,只是作為隱藏的股東,并為萬號酒店充當保護傘”。

  與杜寶君的“低調”不同,時任包頭市文化局原黨委書記、局長的洪濤,直接走上前臺,堂而皇之做起了萬號酒店總經理。

  2018年10月24日,內蒙古自治區監委指定烏蘭浩特市監委對包頭市文化局原黨委書記、局長洪濤涉嫌職務犯罪問題進行立案調查。通報稱,洪濤于2003年至2013年任包頭市文化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與包頭市黑社會集團組織頭目郭某某及其骨干成員張某某沆瀣一氣,利用手中的權利和人脈資源大搞權錢交易,在紙醉金迷中甘于被“圍獵”,為以郭某某為首的黑社會集團組織“撐傘”助威。自2016年11月起,洪濤在郭某某經營的包頭市某酒店擔任總經理,收取“酬勞”,為其拉攏政治資源。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洪濤生于1958年4月,其退休時間為2018年,根據通報可推算,他任萬號酒店總經理時,尚未退休。2019年3月27日,經包頭市委批準,已退休一年的洪濤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對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9年6月28日,包頭市九原區原副區長,公安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督察長胡偉落馬。當地多位政商界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洪濤去萬號酒店當總經理,就是靠胡偉的舉薦。

  作為萬號酒店“二當家”的張寶全是杜寶君的小舅子。2018年10月,張寶全自首,此后他迅速供出杜寶君,杜又將邢云、孟建偉等供出。資料顯示,杜寶君、邢云、孟建偉這三位曾為萬號酒店站臺的“老政法”,在不到一周時間內相繼倒下:2018年10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政法委書記邢云被查;29日,時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杜寶君被查;31日,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被查。

萬號酒店曾長期存在黃賭毒現象,卻在眾多政法官員保護下平安無事。攝影/中國新聞周刊記者 周群峰

  “官員已認罪,他卻否認所有指控”

  2018年10月26日,即邢云被查的次日,包頭市原副市長路智被查。2019年3月,路智被“雙開”!半p開”通報稱:2011年至2012年,路智任包頭市九原區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之便,親自上陣向有關人員打招呼,為張某某承攬了九原區龐大汽貿等多項工程,使其從中獲取巨額利潤,為黑惡勢力提供經濟支撐,助長了黑惡勢力的蔓延。2012年2月,路智以他人的名義,在張某某經營的包頭市某現代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入股100萬元,持股49%。路智還縱容妻女與張某某等人共同到歐洲、美國、澳洲等地區國家旅游觀光,費用全部由張某某承擔。

  2019年5月,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原副院長梅學軍被查。包頭市紀委監委在通報中稱,梅學軍與黑社會性質組織分子搞權錢交易,接受其禮金、房產和宴請,為其案件說情打招呼,違反規定私存案卷。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通報中提到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分子”主要指郭全生,除了干涉一些關于郭全生的案件,梅學軍還在郭全生與多家企業產生商業糾紛時給予幫助。

  有了各路官員的保護,郭全生在包頭更是囂張跋扈。一位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14年的一天,在北京工作的某干部回到包頭老家,在萬號酒店和同學聚會,席間談起郭全生,該干部多次以“郭禿子”稱呼。無意間被郭全生聽到后,郭大怒,過來便打了該干部三個耳光。

  多位商界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包頭,其他黑社會擺不平的事情,也會找郭全生出面,郭是包頭市黑社會“頭目中的頭目”,因此也被認為是當地教父式的黑社會頭目,“姚靜義、劉福貴等已落網的黑社會頭目,均是郭禿子的小弟!

  隨著反腐和掃黑除惡的持續推進,郭全生的命運也急轉直下。多位知情者稱,郭全生被抓,源于十九大后的內蒙古“首虎”白向群被查。2018年4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向群落馬。當地政商界傳聞,白向群在任烏海市市長、市委書記時與郭相識。白向群當選自治區副主席后,親自出面協調,將內蒙古的很多體育場館建設項目給了隆升公司。

  據知情人士透露,白向群被查后,檢舉了郭全生。一位接近內蒙古紀委的知情者稱,白向群落馬后,當地紀委傳喚郭全生時,“郭非常囂張,電話里就跟紀委人員吵了起來,拒不配合!

  當年5月8日,郭全生等人被采取強制措施。同年9月8日,郭全生被巴彥淖爾市公安局正式逮捕。2019年7月26日,巴彥淖爾市臨河區人民檢察院對郭全生等人提起公訴。

  今年7月15日,巴彥淖爾市中院一審開庭審理郭全生等46名被告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公訴機關指控,該組織以黑護商、以商養黑,有組織地實施開設賭場、組織賣淫等違法犯罪活動40起,涉及14項罪名。一位在庭審現場旁聽的知情者提供的一份“被告人員座位排序表”顯示,庭審時,與郭全生關聯的萬號酒店、隆升公司、群鑫公司、隆升公司包頭建筑分公司四個被告單位,均派出了一名訴訟代理人出庭。

  該知情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庭審一直持續到8月5日,該案未當庭宣判。面對檢方指控的所有罪名,郭全生全盤否認,“一些相關案情,邢云、孟建偉等被查官員都認了,郭禿子卻不承認,非常頑固。公訴人說一句,他用三句話頂回去。他反復強調,所有關于他的指控都是無中生有!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30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陳少婷
九龙彩票苹果 我要配资网 115 博彩精准资料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 11选5任3稳赚投注技巧 双色球99℅中六红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体育彩票最近几期中奖号码 时时乐西餐厅是自助吗 黑体彩6十1开奖结果 深圳配资平台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