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跡斑斑!起底被制裁美國"亂港11人"都什么來歷
2020年08月13日 09:56  來源:環球時報  宋體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鄭可 林日】從鼓動支持非法暴力示威,到對香港國安法指手畫腳,美國一些政客和機構在香港問題上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炮制出各種反華劇本。8月10日,中國外交部宣布,從即日起對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的6名美國國會議員和5家機構的負責人實施制裁。這11人是什么來歷?其中一些人早已因其突出的反華行徑而為中國民眾所熟悉,另外一些相對陌生,但他們的共同點是,對中國內部事務橫加干涉,充當“反華先鋒”,特別是在涉港問題上劣跡斑斑。

  6名議員在涉港問題上的丑行

  在被點名的6名美國議員中,盧比奧、克魯茲、史密斯和科頓稱得上“反華熟客”。

  一個月前,因新疆問題,中國外交部宣布對盧比奧、克魯茲和史密斯實施相應制裁:從未到訪過中國的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被《華盛頓郵報》評價為美國政客中“最喧鬧的中國批評者之一”;克魯茲去年10月專程赴香港,以一身黑衣對暴徒表達支持;眾議員史密斯曾任“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有反華政客中的“勞!敝Q,他為涉港、涉疆等議題主持過幾十場聽證會。去年6月,史密斯跟盧比奧分別在眾參兩院重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至于共和黨參議員科頓,從今年2月起他就大肆宣稱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面對香港警方止暴制亂,他宣稱“不可接受”,當美國爆發反種族歧視抗議后,他卻呼吁動用現役軍事力量。前不久,科頓因聲稱奴役數百萬非洲人是美國建國“必要之惡”而遭輿論批判。

  除了上述4人,約什·霍利作為共和黨反華參議員也一直深度干預中國香港事務。去年秋天,霍利與亂港分子一起,鼓噪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辭職。他還是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發起人之一。據媒體報道,霍利曾現身香港旺角暴亂現場,然后制造“美化暴亂”的假報告返美匯報國會。在NBA“莫雷事件”中,霍利借機“碰瓷”香港問題,在推特上發表寫有“亂港”標語的球衣照片,宣稱是在向莫雷“致敬”。

  現年40歲的霍利是參議院最年輕的成員,但他沒有將工作熱情專注于美國自身的發展,其任內最主要的“政績”是推出美國《國家安全和個人數據保護法》,認定美國公司在中國境內存儲用戶數據或加密密鑰是非法行為。他的另一項“光輝事跡”就是攻擊TikTok等社交應用程序,聲稱這些應用給美國國家安全帶來威脅;衾彩敲绹鈿ikTok的始作俑者之一,他毫無根據地指責TikTok為中國共產黨搜集用戶數據。

  霍利曾任美國密蘇里州總檢察長,今年4月,他的繼任者施密特向聯邦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中國賠償該州的經濟損失,成為美國第一個以疫情為由起訴中國的州。有報道稱,霍利正是施密特此舉的支持者。

  霍利還是特朗普貿易戰的堅定支持者。2018年9月,他顛倒黑白,聲稱貿易戰是中國發動的,“如果我們處于戰爭中,我想贏得這場戰爭”。今年5月,他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呼吁廢除世界貿易組織(WTO),理由是它不利于美國的利益,而是“促使中國崛起”。隨后,他又提議美國退出WTO。

  與霍利等人一同反華亂港的,還有共和黨參議員帕特·圖米。圖米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主要支持者,他還在今年5月提出最初版本的“香港自治法案”,該法案授權美國聯邦政府部門以金融制裁等手段懲罰實施香港國安法的中國政府官員和“鎮壓”香港示威者的香港警察及與制裁對象有業務往來的實體。該法案已于7月由美國總統簽署“生效”。

  圖米在得知被中國政府制裁后,繼續污蔑稱中國政府要消滅香港的民主和基本自由!拔覍Ρ恢撇玫姆磻芎唵危何遗c香港人民站在一起!眻D米聲稱。

  除香港問題外,圖米還在新疆問題上對中國橫加指責。無端指責中國的同時,圖米本人卻無視自己歧視穆斯林的事實——2017年特朗普發布針對多個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的禁令,圖米強烈支持。此前,圖米曾將這些國家描述為“恐怖分子的避風港”。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美國后,圖米發起一項立法,要求對掩蓋和扭曲有關國際公共衛生危機的外國官員追責,可以說是特朗普“甩鍋”中國的重要政治打手。

  在自己的網站上,圖米發表多則指責中國的聲明,從關稅到芬太尼禁令都有涉及。

  兩家組織背后,中情局的影子

  同樣認為中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還有所謂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該組織執行主席肯尼斯·羅斯在制裁名單上。實際上,今年1月,羅斯就因首度被禁止入境香港而“出了名”。

  “人權觀察”原名為“赫爾辛基觀察”,1978年成立時是為了鼓動蘇聯和東歐地區的民主運動,同時監督蘇聯是否履行了《赫爾辛基協議》。該組織在全球有200多名雇員,每年預算約為2600萬美元,它被認為與美國政府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2014年,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致信“人權觀察”,這封題為“關閉美國政府旋轉門”的抗議信獲得131名專家學者聯署,他們批評該組織有眾多成員是美國前官員和中情局特工,在評論各國人權狀況時經常與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及利益保持一致。

  “人權觀察”每年發布所謂“全球人權狀況年度報告”,今年的報告中直接宣稱“中國對全球人權產生威脅”,指責中國顛覆了聯合國的人權標準。這份抹黑中國的報告原計劃由羅斯于1月15日在香港發布,他放話稱批評中國的報告應在北京發布,但中國政府不可能允許,所以選擇了香港。不過,他飛抵香港后無法入境,只好灰溜溜地跑回美國。

  羅斯經常拿疫情做文章,大肆指責中國,還鼓動歐洲國家一同制裁中國。羅斯的文章中不乏歪曲中國互聯網治理行動、妄稱中國在全球竊取個人隱私等內容。就連“人權觀察”的創始人羅伯特·伯恩斯坦都曾多次批評羅斯看問題存在偏見。

  臭名遠揚的“自由之家”同樣喜歡在香港問題上橫插一腳。作為一家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明目張膽地收受美國政府資金。據報道,該組織的行為曾被拿到聯合國討論,古巴駐聯合國代表直指“自由之家”是中情局的眼線。俄羅斯代表直接質問:“為什么一個捍衛人權的非政府組織會反對國際刑事法院的成立?”美國代表則辯護說,“自由之家”的資金不是來自中情局,而是美國國際開發署——直接坐實該組織與美國政府的聯系。

  “自由之家”號稱為全世界民主與自由代言,但該組織66%的預算資金來自美國政府。該組織多次公開聲援亂港分子。去年初,“自由之家”以香港立法會議員“被剝奪”資格、北京干預加劇等為由給香港的自由度打上59分,是它2002年被納入報告后的最低分。在中國慶祝建國70周年之際,“自由之家”還在臉書上發文侮辱中國,稱其“標志著晦暗的時刻”。

  “自由之家”1941年創建時,是美國應對歐洲納粹主義和希特勒的組織,后來變成干預他國內政的工具。如同介入香港問題一樣,“自由之家”在東歐等地以支持民主的名義,多次輸出美國政府資金和意識形態,顛覆不被美國認可的政權?梢哉f,“自由之家”是披著非政府組織外衣的隱形對外作戰機構。

  本次上了制裁名單的“自由之家”總裁邁克爾·阿布拉莫維茨,曾做過《華盛頓郵報》記者,2017年掌管該組織后使其多了不少批評美國自身的聲音,但在干涉中國內政方面絲毫沒有放松。去年臺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訪美,阿布拉莫維茨專門出席給她準備的歡迎晚宴,席間極力挑撥兩岸關系。阿布拉莫維茨還污蔑中國向其他國家輸出網絡監控模式,控制國內外的資訊,稱此舉危害網絡開放及全球的民主前景。對于被中國列入制裁名單,阿布拉莫維茨宣稱要同香港抗議者站在一起。他還表示很高興能“觸動中國的敏感神經”。

  輸出“民主”,操縱反對派

  11人中的剩余3人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總裁格什曼、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總裁米德偉和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總裁特溫寧。三家機構均成立于1983年的里根政府時期,其中被稱為“第二中情局”的NED最有名,它打著提供民主和資金支持的旗號,從事顛覆他國政權的勾當,其總裁格什曼曾擔任美國駐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代表。

  至于米德偉,上世紀80年代末曾在臺灣《中國郵報》擔任文字編輯,并學習漢語。1990年他短暫地在南京大學學習,2007年到北京大學做過訪問學者。米德偉的妻子是臺灣人。米德偉曾在NDI任職,后來進入五角大樓、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奧巴馬時期擔任過駐緬甸大使,2018年回到NDI擔任總裁。

  去年香港深陷暴力示威漩渦,米德偉在區議會選舉后突然竄港,公然支持暴徒,叫囂要繼續當“強大的后臺”。米德偉的公開活動是做香港外國記者會午餐會的演講嘉賓,會后他急匆匆地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匯報。英國駐港總領事賀恩德借機與米德偉密會,“亂港四人幫”成員陳方安生也與他會面。米德偉來港后的第三天,特朗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NDI的經費主要來自NED、美國國際開發署、美國國務院等。按照其官網說法,NDI在全球156個國家和地區開展工作,在海外設有50多個辦事處,致力于在全球加強和支持民主。事實上,輸出美式價值觀是該組織的使命。正因為此,NDI設在埃及、俄羅斯等地的辦公室因違反當地法律而被關閉。

  據悉,早在香港回歸前NDI就開始部署在港活動,扶植亂港派頭目。大量證據顯示,2014年非法“占中”和“修例風波”的幕后黑手正是NED和NDI。有調查稱,1995年以來,NDI在香港共投入超過3000萬港元,操縱反對派,滲透大專院校,資助所謂“研究”和“青年”項目。NDI每4年發布一期《香港民主化承諾》報告,“評估香港的民主化前景”。

  IRI總裁特溫寧的履歷同樣豐富:做過國務卿的政策規劃助手,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待過,當過參議員約翰·麥凱恩的外交政策顧問,在喬治敦大學和海軍研究生院任教過……2017年9月成為IRI總裁前,特溫寧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顧問和主任,領導一個15人團隊研究亞洲崛起及對西方的影響。

  IRI的經費來源與NDI一致。按照其官網信息,IRI曾在世界上超過100個國家開展項目,目前在85個國家有項目分部,30多年來,IRI一直借助世界各地志愿專家舉辦的講習班來幫助“加強民主”。

  IRI在中國也有項目,始于1993年,被認為是第一家介入中國村民選舉的外國NGO。近年來,IRI熱衷于關注美中戰略競爭、抵御中國意識形態入侵之類的話題,一再發表報告“揭露中國以經濟利益為誘餌,向亞非拉等地區的脆弱民主國家滲透”,宣稱中俄聯手威脅美國利益等。

  檢索IRI在其他國家的項目,最重要的主題是在選舉前后考察別國,頤指氣使地為他國民主質量打分,煽動相關國家意見領袖推動所謂改革。如去年9月底10月初,IRI和NDI組建的代表團就斯里蘭卡將于11月舉行的總統選舉進行選前評估,代表團會見了來自斯里蘭卡各黨派的代表。

  此次被列入制裁名單后,特溫寧繼續宣揚所謂國際社會對香港普遍擔憂、中共不遵守協議等論調。IRI也發了一個聲明,稱中國的制裁是報復他們對香港“政治自由”的支持。

編輯:陳少婷
九龙彩票苹果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现货配资网 河南快三跨度与和值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香港的吗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航心配资 浙江11选5每日推荐号